商业银行风险经营刍议呼和浩特新闻

正北方网 / / 2018-03-12 09:16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又进一步强调,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国有商业银行是我国金融体系的主力军,应该在防控金融风险中发挥重要作用。如何防控?党委书记、董事长田国立在2017年10月26日全行党员干部大会上的讲话给出了答案。他指出:微观上,要选好客户,提升风控专业能力。始终坚持以客户为中心,围绕客户变化经营好风险,通过专业的服务帮助客户管控好风险,而不是简单地规避风险。要因户施策,前移风险管控关口,掌握风控的主动权。基于此,本人结合十九大精神的学习和岗位工作经验 ,就商业银行风险经营谈点粗浅认识和体会。

现代社会已经发展成为一个风险社会

最早提出“风险社会”概念是德国社会学家乌尔里希·贝克(Ulrich Beck),1956年他出版了《风险社会》一书。“风险”一词源于希腊语“risa”,意为危岩。风险具有客观性、普遍性、损失性 、可测性、可变性、不确定性等特征。风险与危险、损失不同,风险是指事物的不确定性和损失的可能性。包括两层含义,当风险表现为损失的不确定性时,风险只能表现出损失,而没有获利的可能性,此类风险属于狭义风险;当风险表现为不确定性时,风险可能带来损失、获利或无损失也无获利,此类风险属于广义风险。

风险无处不在,无时不有。在风险社会里,人类面临着众多风险,其中经济风险是最重要的风险之一,而金融风险是经济主体、市场主体面临的主要经济风险。因为经济领域的风险积累,最终都要反映到金融领域。由此不难看出,金融风险在现代经济中的重要性。商业银行特别是国有商业银行面临的风险是我国金融风险的重要组成部分,属于广义风险的范畴,这是商业银行风险经营的前提或充分条件。

商业银行本质上是经营风险的企业

商业银行在发展的进程中不断扩展着自己的功能,逐步从传统的资金中介、结算中介、交易中介扩展到信息中介和风险中介。最早提出商业银行具有风险经营功能的是原德意志银行董事会主席Breuer先生,他认为,随着商业银行进入科技时代和金融产品的层出不穷,商业银行的职能正在从资金融通功能向风险中介功能扩充,会引领现代商业银行的发展。商业银行作为存款接受者、信贷提供者完成了资金中介后同时也承担了风险转移和风险接受的角色。

在社会专业分工中,管理好客户所无法有效管理的风险,成为商业银行的一个重要社会功能,这是其生存和发展的基础,也是其与普通企业的重要差别,商业银行是专业风险管理服务的提供商。其实,商业银行风险经营早已存在于传统业务中,实际上也在承担着风险中介的职能。商业银行向其借款人收取的贷款利息价格既包括了存款人让渡资金的时间价值,又包括了风险经营收益(风险溢价或风险成本),还包括了营运管理成本与最低资本回报要求。因此可以说,商业银行本质上是经营风险的特殊企业,这是其风险经营的基础或必要条件。

风险经营和风险管理的区别与联系

商业银行风险经营是把风险作为产品来经营,它是把客户面临的风险、需要转移和接受的风险作为经营对象来设计产品、经营运作的业务行为,它是一种经营活动。其实质是通过对风险的测度,设计创新产品并进行合理定价,从而获取风险利润,风险定价是风险经营的内核

风险经营与风险管理存在着本质不同。风险经营是经营层对风险的测度,制定科学的定价策略、营销策略,为公司创造最大利润;风险管理是现代企业治理中董事会作为最终责任人,根据自身市场定位确定的一整套风险管理理念和原则,并通过风险管理委员会和相应的风险管理部门予以落实。风险经营是目的,是主动的;风险管理是手段,是被动的。风险经营的核心价值观是效益最大化;而风险管理的核心价值观是效率最大化;风险经营是金融学的前沿性应用,风险管理是管理学在金融领域的应用和深化。但二者也存在天然的联系,风险管理是风险经营的基石,风险经营是风险管理的合理拓展、升华和飞跃,风险经营是风险管理的高级阶段,风险管理始终要服务于风险经营。

实施风险经营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风险经营能力集中体现了商业银行的核心竞争力。未来,风险经营能力是商业银行特别是国有商业银行在国内、国际市场上竞争取胜的决定性因素,提高风险经营能力是其可持续健康发展的必然选择。新时代,风险经营对国有商业银行有重大的现实意义,是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的内在要求。

首先,发展是第一要务,发展需要改革转型,国有商业银行要继续坚持改革转型,向改革要“红利”。转型不仅仅是业务工作的转型,管理工作同样需要转型,特别是风险管理工作。风险管理工作必须从过去的被动管控向主动全面的风险经营转变,这是经营模式转型的必然要求。

其次,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经济增长靠要素驱动的时代已经过去,必须寻找新的增长动力,而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国有商业银行必须创新经营理念,把风险作为产品来经营,主动实施风险经营。

第三,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必须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主导作用。国有商业银行作为专业经营风险的特殊企业,在市场资源配置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其风险经营的过程就是重新配置资源的过程。

第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俗话说,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国有商业银行必须发起主动 “进攻”,全面实施风险经营,在经营风险的过程中,求得风险与收益的平衡。

商业银行全面实施风险经营的对策

风险经营不仅是商业银行的经营之本,更是利润之源。2018年是全面贯彻落实十九大精神的第一年,商业银行全面实施风险经营具有紧迫性。要在充分考虑自身的资本实力、股东期望、管理特长以及监管要求的基础上,真正把业务经营和风险经营深度融合、高度统一,做到“有所谓,有所不为”。

一是明确方向。十九大报告关于经济、金融的一系列论述,是全面实施风险经营的大方向。商业银行要深入学习领会十九大报告的精神实质,不仅要反复学习报告原文,而且要研读经济、金融界权威人士对十九大报告的解读。既要“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要遵循新发展理念,按照国家重大发展战略、三大攻坚战、三大变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服务实体经济、“三去一降一补”等政策措施,全面实施风险经营。

二是矫正倾向。过去,我们存在许多对待风险的习惯性偏见。诸如,将风险看成是“负面”因素;片面追求“风险最小化”;“内控不出大纰漏、风险暴漏比较少、不良率比较低”;以“回避”、“被动防御”应对风险等等,等等。商业银行要勇于直面风险,切实改变过去厌恶风险、害怕风险、躲避风险的心态,真正树立起“风险经营创造价值”的理念。

三是注重导向。注重舆论导向,大力宣传风险经营理念及实施风险经营的客观性、必要性和重要性。注重战略导向,进一步优化公司愿景和总体发展战略。注重政策导向,适时调整经营政策、信贷政策和风险指引。注重制度导向,不断创新管理体制、激励机制;完善岗位设置和操作流程。注重文化导向,不断丰富企业文化内涵,逐步培育、建设新的风险经营文化。

四是把握取向。商业银行全面实施风险经营要以服务实体经济、避免“脱实就虚”为取向。

首先,在增量上要根据自身的风险偏好,按照能够识别、可以承担、有利可图、擅长管理且市场潜力大的原则,有选择地将外部实体经济的风险内部化,管理好实体经济无法有效管理的风险。将有限的信贷资源投入到符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向的行业和领域。

其次,在存量上要从行业、客户、区域、产品等维度优化信贷结构,降低经济增速放缓和结构转型带来的组合风险。要根据风险的不同特征,采取不同的经营策略,利用风险转移、补充、缓释及对冲等一系列方法和手段,主动安排风险,获取风险溢价。

第三,要依托合理的风险管理组织体系、先进的风险管理工具,控制和承担那些无法有效转移或对冲的剩余风险。要充分暴漏风险,在锁定损失的基础上,坚决退出“僵尸企业”,把释放出来的沉淀呆滞资源,配置到新兴业态、产业和创新企业。

第四,风险经营不是冒险经营,其本质是合规经营。必须严格按照银监局 “三三四十”专项整治的要求,认真梳理、重检我们经营的各类业务,实现风险经营业务的健康可持续发展。(文/牛玉兰 )

1.内蒙古社区报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内蒙古社区报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内蒙古社区报",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内蒙古社区报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内蒙古社区报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


1
3